時尚舵主 馮亞敏

時尚舵主 馮亞敏

品味,來自時間管理

錢欽青、袁世珮/採訪 袁世珮/撰稿 陳立凱/攝影

馮亞敏穿行於花市,繁花嬌媚、綠意沁人中,她挑選了自芬芳的尤加利葉、又從嬌貴的玫瑰理解「人自爭艷」的道理,綠綠的新文竹則是為了柔和牡丹的霸氣。

她優雅地買花、插花,換裝完,變身俐落的喜事國際執行長。

時尚與品味,當然不只是衣香鬢影、杯觥交錯。

「品味,就是來自時間管理」,這位在生活裡找美感的「時尚舵主」如此下註腳。

人生整理術 主婦變主管

「很多人說的品味,都是浪漫感性,但我要兼顧家庭、工作和自己的人生。」,馮亞敏說:「有自己,才能把我的時間管理好,才能把所有事情做好、把人生過得很愉悅,那才叫做有品味。」

馮亞敏管理著「團團」品牌,還有代理了21年的Camper、18年的45R,以及法國百年香氛等多種國際品牌,統領擁有115名員工的選品王國。還要管理四人之家。

在這一切之前,她是家裡的小女兒,陪著媽媽幫姊姊做家政,出社會後從百貨公司櫥窗設計做起。婚後,還停下腳步,當了7年的全職主婦,「那段時間,我整理好我的人生和家庭。」

馮亞敏描述那時,一天早、中、晚餐、點心加消夜要做5餐,學會提前做足準備才能在半小時內上菜、學會時間分配;還因此形塑出自己的理性面,她愛孩子,但不要孩子黏著她,「兒子兩歲時,我的這種感覺很強烈,我那麼愛他但我又常常出國,怎麼辦?只好訓練他們獨立。」

「人家說,『見山不是山』,我經過家庭的『見山不是山』,慢慢地改變了。」馮亞敏說:「在那之前,不知道人生是什麼,當然見不到山,後來把人生都整理好了。」休息7年後,回到職場的馮亞敏示範著時間管理的品味能力。

一到工作上,馮亞敏展現專業度。記者陳立凱/攝影
一到工作上,馮亞敏展現專業度。記者陳立凱/攝影
一到工作上,馮亞敏展現專業度。記者陳立凱/攝影
一到工作上,馮亞敏展現專業度。記者陳立凱/攝影
一到工作上,馮亞敏展現專業度。記者陳立凱/攝影
一到工作上,馮亞敏展現專業度。記者陳立凱/攝影

擁桃紅沙發 打造家的夢

8年前,馮亞敏飛抵巴黎與先生宋毅會合,一下機就說:「我想要一張粉紅色的沙發。」當年這個連自己都意外的色彩選擇,如今成為客廳主角,宋毅為極長的沙發設計了背後的書架與燈光,氣氛cozy。

桃紅招來桃紅,抱枕也不知不覺間以桃紅為主,甚至在餐桌旁,還有另一張桃紅雙人座。

馮亞敏笑談起這因緣。幾年前進口了達利基金會的幾件訂製家具,但這張雙人椅的材質不適合放在店面,最後移回家,「兩個桃紅沙發,一個來自法國、一個來西班牙,很有意思,完全沒有規畫。」

雙人座像被女人的手環抱著;而一張茶几是以手、腳充當几腳,一張單椅只有三隻椅腳,椅腳還穿著高跟鞋。從小就對達利很有興趣的馮亞敏說:「達利把人的夢境畫出來了。」

桃紅色的沙發,為家帶來一抹愉悅。記者陳立凱/攝影
桃紅色的沙發,為家帶來一抹愉悅。記者陳立凱/攝影
巴黎的桃紅沙發,與達利的矮几與單椅。記者陳立凱/攝影
巴黎的桃紅沙發,與達利的矮几與單椅。記者陳立凱/攝影
巴黎的桃紅沙發,與達利的矮几與單椅。記者陳立凱/攝影
巴黎的桃紅沙發,與達利的矮几與單椅。記者陳立凱/攝影
達利的雙人沙發很有趣。記者陳立凱/攝影
達利的雙人沙發很有趣。記者陳立凱/攝影

婚後練廚藝 事事求優美

cozy氣氛延伸到廚房,料理台、中島與一張小小餐桌,全家常在這裡吃晚餐,與牆上色彩明亮的派對畫相呼應。

能凝聚家人的廚房,料理也很重要。馮亞敏是婚後才開始練廚藝,「我們學創意的人都很會擺盤,但菜不一定好吃,先生剛開始是不吃的,他不必大餐,但要有『所以然』。」

幸而,馮亞敏跟婆婆學北方菜、韓國菜,跟媽媽學湖南菜和江浙菜,後來又買了「傅培梅家常菜」,練出不少拿手菜,五花肉紅燒墨魚、魚子蒸蛋、泡菜燉肉、燒臘飯、紅燒鮑魚,她買菜前會先整理過,一星期的量會考慮誰出國誰回國,要做什麼菜、燉什麼湯。

她回想,當初和婆婆學做泡菜時,「才發現富貴人家吃的泡菜材料跟我們普通人不一樣,光說蔥薑蒜,就好像只是炒一道菜,但講到蘋果、水梨、松子,整個就優美了。」

結論是,「我覺得每件事都可以找到這些優美的地方。」

愛美好生活 不需要紓壓

馮亞敏在生活裡找優美。只去真正喜歡的咖啡店喝咖啡,喜歡喝茶,收周賢榜的自然茶,也喝六堡茶、六安茶等老茶,2005年曾收過一批。

她喜歡中國茶,夫妻倆會泡茶對飲,但馮亞敏以前可是聽朋友談茶聽到頭暈,「現在覺得喝茶不是件難事,是看你能不能掌握茶壺、茶水。」她最近也迷陳皮,到處找最棒的陳皮,要練習入菜。

全家有年度旅遊計畫,馮亞敏也常因公到最愛的城市巴黎,常常多留個兩三天,隨意走走,常住Park Hyatt,若住香格里拉,就去bar坐坐。

「我喜歡美的東西、我喜歡美好生活。但我不喜歡小確幸這樣的形容詞,會把人的思維跟格局變小。」馮亞敏也不喜歡「壓力」或「舒壓」這類字眼,「這是我的生活態度,我不需要舒壓,只要把事情安排好,我不認為有壓力。」

插花就是她的生活態度,要家人感覺開心、幸福。買菜、買花都自己行動,時間掌握最有效率,插好花,10點上班、中午回來吃飯,飯菜是前一天就準備差不多了,早上交代阿姨再熱一熱。

下班回家,老公、孩子喊餓,馮亞敏就變出食物點心、讓家人抬眼就有漂亮的花可看,飯後再陪先生在敦化南路上散步1小時、走個8000步,直到夜深人靜時作筆記整理一天,「否則會覺得那天好像有功課沒有做完。」

馮亞敏說,從感性面來說,品味來自生活點滴日常的累積,是個人的選擇;如果從理性來看,就是一個管理時間,「真正有品味的人,時間管理一定要好,所有事有沒有做到位、夠得體,那才叫做品味。」

插花憑直覺 開心就好

馮亞敏說:「就像插花,按照我的經驗和美感,應該要有自己的態度吧,沒有辦法被綁住。」

做的是和美有關的行業,不曾拜師學藝的馮亞敏憑著直覺,「插花跟我吃飯一樣,大口吃、大手插,不要太去琢磨,開心就好。」

她喜歡明亮大器的花與樹,每周都上內湖花市,花幾百元,回來隨意插出兩、三盆花,「讓家裡看起來很有生命力」。

馮亞敏甚至從歐洲搭一早抵達的班機返台時,擔心回家會打擾大家睡覺,就拉著行李直接上花市,買了花、回家插好,家人也醒了,一起在花前吃早餐。

訪問這一天,馮亞敏買了牡丹和玫瑰等花材。牡丹美得有氣勢,但她覺得女人有時需要一點溫柔,所以配上新文竹;玫瑰則一大把再配上尤加利葉。空氣裡盡是尤加利葉的氣味。

時尚女王擺弄著餐桌前的玫瑰,「玫瑰很嬌美,我沒有那麼女性,應該是比較接近樹的感覺。」這是上班前再做一點的調整,接著她便要變身做決策的CEO。

轉換間,還是那一句「要靠自己整理過。」馮亞敏說:「我希望大家正面看待生活,生活並沒有那麼難。」

馮亞敏每周上花市,為生活創造更多美感。記者陳立凱/攝影
馮亞敏每周上花市,為生活創造更多美感。記者陳立凱/攝影
馮亞敏每周上花市,為生活創造更多美感。記者陳立凱/攝影
馮亞敏每周上花市,為生活創造更多美感。記者陳立凱/攝影

T恤配皮衣 創造me only

「所謂態度,就是環境養成的行為模式、你的表達方式。」馮亞敏以最簡單的「me too」vs「me only」來對比流行與時尚,前者是跟隨、後者是獨有,「時尚就是你對事情的敏感度、對生活的想法,要如何呈現出來。」

例如當年去談45R代理,馮亞敏以品牌的T恤配上自己的皮衣,就是「me only」,是自己的配方。

生活上實踐品味與時尚,她說:「我在選擇時已經在思考,這個東西進來我家,會不會穿、會不會用,這些東西的組成就會變成『me only』。」

時尚還需要「得體」二字。她認為,台北蠻生活化的,穿太正式反而奇怪,所以她平常穿川久保玲的T恤,自在又當代;當她換上正裝,有趣的踝靴創造了驚喜,穿起來更自信。

「『Me too』感覺比較保險,但視覺上真的比較麻痺。」馮亞敏隨手拿下架上代理的法國休閒包,彩色的,又變化了一套個人的新配方。

   統領選品王國,馮亞敏品味精準。記者陳立凱/攝影
統領選品王國,馮亞敏品味精準。記者陳立凱/攝影
好的香氛,會帶給使用者想像。記者陳立凱/攝影
好的香氛,會帶給使用者想像。記者陳立凱/攝影
馮亞敏代理百年香氛品牌。記者陳立凱/攝影
馮亞敏代理百年香氛品牌。記者陳立凱/攝影

穿著有配方 不忘專業感

從小就喜歡打扮,馮亞敏偏好素雅、舒服感;進到時尚產業,接觸到更廣大的世界,還有奧黛麗赫本、賈桂林這些role model,讓她對自己有一些要求和想像,慢慢學習身上衣著該如何組成。

馮亞敏20幾歲時喜歡日本品牌,那是川久保玲等人將解構帶向世界的年代;30歲時對歐洲品牌有了些接觸,懂得欣賞Armani、Romeo Gigli、Versace。

她分析,日本善於棉的處理、年輕人的服裝,穿起來顯得年輕,歐洲品牌有時顯成熟,但外套和洋裝很大器、能修飾身材。於是歐洲品牌的外套和洋裝、日本的T恤,mix and match成她的穿搭配方。

「你要先認識自己,身材、髮型、生活和工作環境。」馮亞敏提出配方的原則:「我的工作是創意與管理各半,在做管理、在跟品牌溝通時,要怎麼樣在這個場合得體出現?要穿出專業感,而不是穿得很花俏,讓人忘記了我的專業。」

因為都是整理過的配方,馮亞敏10年、20年前的衣服可能都還在,「我一直認為,過去的東西是一個基礎,但如果不用當代的東西,幾乎就是往後退,就永遠是一個樣子。我想這樣也是時尚的概念。」

要接納新的東西。她在時裝周、在社群媒體上關注趨勢,「找到比較適合的,為自己組合這一季的穿著。」其中,她的衣櫃裡一定有小西裝,也會更新新款小西裝,保有個人風格但也有新鮮感;還有很多踝靴,如Martin Margiela。

馮亞敏一身正裝,但踝靴創造了驚喜。記者陳立凱/攝影
馮亞敏一身正裝,但踝靴創造了驚喜。記者陳立凱/攝影
馮亞敏在時裝周、社群上關注趨勢。記者陳立凱/攝影
馮亞敏在時裝周、社群上關注趨勢。記者陳立凱/攝影
馮亞敏偏好素雅時尚的打扮。記者陳立凱/攝影
馮亞敏偏好素雅時尚的打扮。記者陳立凱/攝影

生活中體驗 合作重情義

「我生活的各個層面成就了我選品的方向。」馮亞敏說。公司旗下有30幾個品牌,以歐洲和日本為主,光是Camper就合作了21年,在這個利益重於情義的年代,真的難得。

當年,馮亞敏對這品牌一見鍾情,就以書法寫了一封企畫書,以在地思維表達她對這個品牌的認識與想法,成功打動對方,至今雙方家族二代、三代都成了朋友。

代理日本服飾時,馮亞敏T恤、牛仔褲配皮衣的穿法,讓對方覺得穿出了品牌未來想要的方向,也是一合作就18年。

正如同日本神社來的石頭成為日本服飾店面的陳設,馮亞敏的「到位」堅持,也延伸到2016年新代理的法國百年香氛,畫教堂的法國老工匠帶兩位學徒來台,花了兩星期畫店面的天花板,櫃子是法國材料運來組裝,重現法式老藥妝店的氣氛,「他們是帶著文化跟美感歷史而來。」

她拿起最喜歡的一款味道,含紫羅蘭跟向日葵的「秘魯香水草」,揣想著彷彿身在巴黎高級飯店的味道,「用一塊肥皂就能想像一個空間,這是以前不曾有的感受。」但最滿意的,還是品牌基於信任,將代理交給首度經營美妝品的她。

時尚吸引力 內涵擺第一

從當年設計櫥窗,到如今的代理王國,馮亞敏也說:「當年也沒想到,人生有很多事情不能想、不能算。」但她建議年輕人該先想好,要知道自己未來的位置,「我在時尚產業做了30幾年,如果要換跑道,整個人脈是斷掉的。所以要有一個想法,立一個志向,想往哪裡走,去學專業。」

30多年經驗,馮亞敏對時尚業有觀察,因而也有憂心。她很早就說國際時尚向東移,今年更發現,不必10年、不只東移,而是根本「去中心化」,「像英國的梅根王妃,國際時尚都急著把衣服送到她面前,梅根個人魅力變成了時尚中心。台灣很可惜的是產業鏈沒有整合。」還可惜沒有談判人才。

馮亞敏也觀察到,台灣還欠缺成熟女人的味道,只一味地講年輕化,「在時尚這個產業,吸引力很重要,品味養成之後成為具吸引力的人,而不是露多少。法國女生哪有天天在露?。」

時尚女王對於台灣品味的期許:「有吸引力的還是在內涵。」如她這樣的女子,懂得為自己內在與外在,調配出最適的配方。

${DESC_40}$

${DESC_40}$

時尚是態度 也是自己的配方

台北時尚圈的CEO現身時,並沒有危顫顫的高跟鞋,而是以輕鬆不失品味的川久保玲T恤,展現生活感;場景轉到公司,她一身西裝代表專業度,往下看,卻是俏皮的鞋子。

「時尚就是一種態度。」

馮亞敏說:「就是我自己的配方。」

編輯團隊:錢欽青、袁世珮/採訪 袁世珮/撰稿 陳立凱/攝影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