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家不只筆尖浪漫

生活家不只筆尖浪漫

米力的時間控與執行力

錢欽青、袁世珮/採訪 袁世珮/撰稿 陳立凱/攝影

“她是畫可愛插畫的米力、她是帶進溫潤器物的米力、她是穿橫條紋衫的米力,也是策畫美好活動的米力。在布滿綠色植物與各式器皿間、配著音樂,靜靜畫著的米力,帶著對美的想法與理性的堅持,實踐她的幸福講義。”

從留級生變生活家

米力懂得生活的質感與效率。記者陳立凱/攝影
米力懂得生活的質感與效率。記者陳立凱/攝影
米力筆下總是浪漫可愛。記者陳立凱/攝影
米力筆下總是浪漫可愛。記者陳立凱/攝影
米力從插畫家變成DIY和生活雜貨專家。記者陳立凱/攝影
米力從插畫家變成DIY和生活雜貨專家。記者陳立凱/攝影
米力從插畫家變成DIY和生活雜貨專家。記者陳立凱/攝影
米力從插畫家變成DIY和生活雜貨專家。記者陳立凱/攝影
米力筆下總是浪漫可愛。記者陳立凱/攝影
米力筆下總是浪漫可愛。記者陳立凱/攝影
只要是好的東西,就可以使用很久。記者陳立凱/攝影
只要是好的東西,就可以使用很久。記者陳立凱/攝影
米力從插畫家變成DIY和生活雜貨專家。記者陳立凱/攝影
米力從插畫家變成DIY和生活雜貨專家。記者陳立凱/攝影

「我是被留級過的喔,小學二年級念了兩次,因為功課太差了。」米力笑談自己的美感養成,竟是從「挫敗」開始。媽媽送她去學鋼琴、跳芭蕾,希望強化她的專注力,結果米力只有畫畫堅持下來了。

小三時,米力參加畫畫比賽,畫面布局只有手跟側臉,是媽媽在縫衣服,得了第一名,貼在學校川堂,「這就是莫大的榮譽,雖然是很微小的事情,但就是因為那些微小,帶給我成就感。」

米力讀復興美工,被哥哥笑「日後就是畫招牌」,沒想到她畢業後,因家境無法升學,17歲的女生躲在廁所裡哭,抹掉眼淚,向一個工作叩關4次成功。

當年進公司的第一個工作,是參與創作12星座書籤,米力說:「從那時候開始,如果別人畫一個,我就畫兩個,別人畫兩個,我就畫四個,我就是一直想多畫,不要被人說不行。」

筆下總是浪漫可愛,米力卻在那麼早的時候,開始磨練生活該有的理性,「後來人家說我是『時間控』,我對進度的掌握、給出的東西,通常都會超出,因為我沒有基礎,必須比別人多一點點努力。」

米力從插畫家變成DIY和生活雜貨專家,直到35歲左右不想再自我重覆,「我愛橫條衫」變成轉捩點,「這個名字也有點戀物癖的感覺,就是說這個人像橫條衫一樣,很是非分明,清楚自己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

「我不敢說是什麼生活家,大概就是過自己喜歡的生活。」米力說,「我喜歡鑽研自己有興趣的東西,然後分享。」她喜歡的事物,再怎麼忙,都要去做,例如插花,整個北台灣的山都是她的採集場。

策展之路

米力喜歡跑日本的市集,就算只有3天假期,也要衝過去。經驗多了,她從參與者變成策展人。

2015年的冬天,她跟朋友突然發現,台灣好像沒有自己很喜歡的市集,「我們自己來做好不好?」3個好朋友就從台南的正興街開始,利用街弄、老房子,弄出「大好青空巷弄尋寶市集」。

米力想到日本典型的綠地市集,中間有表演、大家在大樹下,而台中七期的公園有這樣的條件,於是有了「大樹遊藝市集」。還有一檔「味覺雜貨鋪」,米力收集不同生活、不同出身、不同家庭環境的醃漬品,傳達出味覺的記憶。

米力說,台北其實周周有市集,「所以我要做一個反差比較大的,找城市裡很多樹的地方,人唯有靠近森林,才會真正休息,脫離平常的壓力。」她選擇了陽明山一個安靜角落,古典樂的背景是大台北盆地,綠樹圍繞,又有山裡的Fine Dining,是一場大好青空的經驗。

「那些經驗不是忽然長出來的。」米力說,在北歐旅行時曾遇到一場「野餐日」,人人把餐桌拉到外面來,公園裡、走道上,都有人在野餐,這個經驗太有趣,成為米力策展的養分。

穿透的幸福感

米力懂得生活的質感與效率。記者陳立凱/攝影
米力懂得生活的質感與效率。記者陳立凱/攝影
米力用好器喝好茶。記者陳立凱/攝影
米力用好器喝好茶。記者陳立凱/攝影
米力懂得生活的質感與效率。記者陳立凱/攝影
米力懂得生活的質感與效率。記者陳立凱/攝影
米力用好器喝好茶。記者陳立凱/攝影
米力用好器喝好茶。記者陳立凱/攝影
米力懂得生活的質感與效率。記者陳立凱/攝影
米力懂得生活的質感與效率。記者陳立凱/攝影

寫過「米力的幸福講義」,她在退休前一年,卻是到了精神非常緊繃、不安定的狀態,即使筆下仍然畫出幸福感。

「我本人的個性強烈,喜歡跟不喜歡,都很強烈,可是那些很刺激的東西,我也畫不出來。」米力早婚,家人給她最大的自由,「我沒有那種被禁錮的感覺,對創作很有幫助。」

如今退休了,米力仍秉持著「朝的時間割」精神,珍惜上午時光,7點起床、做早餐、9點工作,做午餐,休息一下再工作,5、6點就會結束,晚上12點、1點左右就睡了。

一個人工作,她有時去摸摸、看看植物,拍個照、發個文,切換心情;或是做菜,玩著食物與食器的搭配。偶爾開會、或是喝下午茶,每個禮拜安排去戶外走走,尋花弄草。

給幸福的人,但自己內在壓力怎麼辦?米力說,朋友間有個「厭世委員會」,當然是玩笑,「會講厭世的人才不會厭世。」喝點酒、「練肖話」,就好了。

她開始放鬆。以前「時間控」症狀表現在旅行上,米力要掐著時間跑完一天預定地點,後來開始有零規畫的放空行程;以前被條紋衫「制約」,家裡上百件,她笑說:「好像戴帽子、穿橫條紋,才是米力,然後有一天忽然覺得,這樣好蠢喔。」

器皿戀物

生活選品是基於兩夫妻的品味。記者陳立凱/攝影
生活選品是基於兩夫妻的品味。記者陳立凱/攝影
生活選品是基於兩夫妻的品味。記者陳立凱/攝影
生活選品是基於兩夫妻的品味。記者陳立凱/攝影
Rick示範金繼。記者陳立凱/攝影
Rick示範金繼。記者陳立凱/攝影
各種器皿帶來生活況味。記者陳立凱/攝影
各種器皿帶來生活況味。記者陳立凱/攝影
各種器皿帶來生活況味。記者陳立凱/攝影
各種器皿帶來生活況味。記者陳立凱/攝影
各種器皿帶來生活況味。記者陳立凱/攝影
各種器皿帶來生活況味。記者陳立凱/攝影

米力喜歡老物,「我做生活雜貨,愈來愈清楚是不要亂買,但要買很好的東西,只要是很好的東西,都可以被使用很久,所以別人使用過的東西,我們也可以繼續使用。」

「器物本來就是來襯托食物的。」米力說,文人雅士重視使用器物,現在社會太多便宜的塑膠品,「我喜歡傳統事物,是喜歡那個傳統的、盛裝器物的美感,那個氣質。」

米力舉例,去日本吃一套懷食料理就是幾萬元日幣,不是在吃食物有多貴,而是使用的器物來自不同的窯、不同的產地,再去搭配食物,在用餐的時候要能鑑賞那些器物。

因為喜歡,所以米力和先生Rick弄了雜貨選品店來分享夫妻倆的眼光。為了將網路的生活雜貨事業實體化,兩人找到中山北路的靜謐巷子,還秀了一手老屋翻新手法。

60幾年的日式老屋,前一手是快炒店,夫妻倆接手後,光是清除蟑螂就快崩潰,兩人親力親為,打開、改造,還找來老舊的檜木拼貼在二樓的天花板上,使斜屋頂更有特色,現在是Rick辦茶道活動的空間。

未來

米力的人生關鍵字非常理性:「時間控」與「執行力」。記者陳立凱/攝影
米力的人生關鍵字非常理性:「時間控」與「執行力」。記者陳立凱/攝影
筆下是浪漫幸福感,米力的人生關鍵字非常理性。記者陳立凱/攝影
筆下是浪漫幸福感,米力的人生關鍵字非常理性。記者陳立凱/攝影
米力的人生關鍵字非常理性:「時間控」與「執行力」。記者陳立凱/攝影
米力的人生關鍵字非常理性:「時間控」與「執行力」。記者陳立凱/攝影
筆下是浪漫幸福感,米力的人生關鍵字非常理性。記者陳立凱/攝影
筆下是浪漫幸福感,米力的人生關鍵字非常理性。記者陳立凱/攝影
生活選品是基於兩夫妻的品味。記者陳立凱/攝影
生活選品是基於兩夫妻的品味。記者陳立凱/攝影
生活選品是基於兩夫妻的品味。記者陳立凱/攝影
生活選品是基於兩夫妻的品味。記者陳立凱/攝影

筆下是浪漫幸福感,意外的是,米力的人生關鍵字非常理性:「時間控」與「執行力」。

這是緣於她在高壓力、快節奏的公司工作多年的訓練,「我很在意時間感,多預留一點空間,給後面修整跟反省的空間。」而企畫案那麼多,她必須果決地找對的人、對的方法去執行,「所以我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比較少猶豫不決。」

但問到退休的下一步,米力提到自己曾有一張爬山照,圖說大意是「人不必一直講夢想,而是要住在夢想裡,因為你的每一步都是在走向你的夢想」。所以她想了想,好像沒很用力規畫人生,除了最近開始接觸品牌改造,幫企業連結設計師的美感與設計力。

「對於未來,就像人站在櫻花樹下,櫻花會灑落下來。」米力用了浪漫的引喻:「你到櫻花樹下,就會找到你的寶可夢。你就是往好的方向去,就會有好的未來。」

${DESC_40}$

編輯團隊:錢欽青、袁世珮/採訪 袁世珮/撰稿 陳立凱/攝影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