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道家 上野雄次

花道家 上野雄次

對抗重力的感動

採訪/錢欽青、王惠琳 撰稿/王惠琳 攝影/陳立凱、上野雄次提供

半個人高的筆筒樹幹,聳立在頭重腳輕的花器高台上,彷彿隨時可能傾倒,月桃葉與太陽花依附著樹幹。危機刺激感官,令人看著看著不自覺心跳加速。這是日本花道家上野雄次的作品,「插花就是利用植物創造造型,對抗地心引力是展現活著的狀態,這種帶有危險性的對抗會帶來感動。」

不是因為喜歡花 才學插花

上野雄次插花經歷已超過30年,沒有從小接受傳統花道洗禮,踏入花道界全是因為一場意外的展覽,「我不太喜歡念書,高中畢業沒有繼續念大學,進入一間平面設計公司工作,那時候對自己比較沒有自信,有空就會到美術館、博物館,到處看展覽,看了很多之後,最讓我震撼的是一個插花的展覽。」

那是一個用大量竹子呈現的裝置藝術展,十公尺長的竹子剖片、扭成無數個旋轉的圓圈。竹子強大的韌性展現出來的氣勢,深深撼動上野雄次的心,「現在回想起來,當時竹子中間似乎還有插一些花,但我一點印象都沒有了,我不是因為喜歡花而去學插花,那時我還不知道插花是什麼樣的領域,只是因為展覽的衝擊性,開啟了我的興趣。」

上野雄次透過花道,表現生存帶來的美感。摘自<a href='https://www.instagram.com/ug_ueno/' target=上野雄次IG(上野雄次提供)">
上野雄次透過花道,表現生存帶來的美感。摘自上野雄次IG(上野雄次提供)
沒有從小接受傳統花道洗禮,踏入花道界全是因為一場意外的展覽。陳立凱/攝影
沒有從小接受傳統花道洗禮,踏入花道界全是因為一場意外的展覽。陳立凱/攝影
上野雄次插花時總是反覆嘗試,找出讓自己最興奮的狀態。陳立凱/攝影
上野雄次插花時總是反覆嘗試,找出讓自己最興奮的狀態。陳立凱/攝影
沒有從小接受傳統花道洗禮,踏入花道界全是因為一場意外的展覽。陳立凱/攝影
沒有從小接受傳統花道洗禮,踏入花道界全是因為一場意外的展覽。陳立凱/攝影

花道的傳統、體系「我不感興趣」

或許是半路出家的原因,上野雄次的花道與日本傳統花道不同,沒有固定的主枝數量、角度,或是基本花型。他坦言,最開始學習時,也是從模仿老師的插法開始,「仔細聽教學內容,老師講的概念、想法,當然還是很重要,但教學的方式、體系,我卻一點興趣都沒有。」笑稱自己「比較怪」,不喜歡做與別人相同的事,自然想反抗傳統花道流派的框架。不僅插花時「完全沒有藍圖」,使用的花材也偏好從山林間採集,「因為這樣我才能自己選擇。」

上野雄次的花道與日本傳統花道不同。陳立凱/攝影
上野雄次的花道與日本傳統花道不同。陳立凱/攝影

「對我來講,個體的差別是很重要的。即使是同一種花,每一枝花的顏色、大小、角度、葉子多寡、莖的長短粗細都會不一樣。」這樣的生長差異,在山林自然間更為明顯,「同樣生長1公尺的植物,在嚴苛環境之下生長的植物,就會與另一個環境較好的植物不同。這種過程很有故事性,會出現很劇場性的效果。」

但也並非滿地枯枝野藤都能變成作品,上野雄次認為,植物的形狀、顏色,能否帶給觀者觸動內心的感動,才是「有趣的材料」。花材皆為死物,如何透過結構重新展現生的力量,是上野雄次作品之所以感動觀者的要素,「因為植物跟我們一樣活在這個世界上,活著的狀態就是對抗地心引力的狀態。這是超越國度、民族、時間、文化的基本,無論到哪裡,都能引發人類共同的感動。當對抗的力量愈大,就愈能感動人心。」

 上野雄次透過花道,表現生存帶來的美感。摘自<a href='https://www.instagram.com/ug_ueno/' target=上野雄次IG(上野雄次提供)">
上野雄次透過花道,表現生存帶來的美感。摘自上野雄次IG(上野雄次提供)
上野雄次透過花道,表現生存帶來的美感。 摘自<a href='https://www.instagram.com/ug_ueno/' target=上野雄次IG(上野雄次提供)">
上野雄次透過花道,表現生存帶來的美感。 摘自上野雄次IG(上野雄次提供)
 上野雄次透過花道,表現生存帶來的美感。摘自<a href='https://www.instagram.com/ug_ueno/' target=上野雄次IG(上野雄次提供)">
上野雄次透過花道,表現生存帶來的美感。摘自上野雄次IG(上野雄次提供)
 上野雄次透過花道,表現生存帶來的美感。摘自<a href='https://www.instagram.com/ug_ueno/' target=上野雄次IG(上野雄次提供)">
上野雄次透過花道,表現生存帶來的美感。摘自上野雄次IG(上野雄次提供)
 上野雄次透過花道,表現生存帶來的美感。摘自<a href='https://www.instagram.com/ug_ueno/' target=上野雄次IG(上野雄次提供)">
上野雄次透過花道,表現生存帶來的美感。摘自上野雄次IG(上野雄次提供)

插花時最主要是得有趣、好玩

因此每當上野雄次到不同國家表演花道,都能深切感受到自己所堅持的花道之路是正確的,語言無法隔閡眼睛所見的生命之美,「環境影響我們的感受很大,也可以說這些環境,孕育出來我們的感受。」當然,不同國家的花材也有所差異,上野雄次每年都會到台北「小慢」Tea Experience教學,特別欣賞台灣亞熱帶植物的旺盛氣勢,每每影響他在插花時,總想表現那份旺盛生命力。這回也不例外從山上帶回筆筒樹幹當花材,「我覺得這個筆筒樹幹很有趣,就以它為主角,帶回來之後先是橫放、倒放,最後決定讓它立起來,才去找一個合適的花器搭配。」

上野雄次插花時思考的是「如何插得有趣、好玩」。筆筒樹中心鏤空,正好能成為另一個花器盛放太陽花與月桃葉,雖只有3件花材,上野雄次依然左右移動,嘗試不同擺放角度,不滿意便搖搖頭重新來過,足足調整了20多分鐘,才終於完成,「我會找出讓自己最興奮的狀態,所以會試很多插法,『這樣還不錯,但好像少了些什麼,那就不要了』再去嘗試不一樣的插法。」

上野雄次也經常在插花時結合音樂、影像、舞蹈,「因為都是人在做的事情,雖然花道與音樂、影像、舞蹈是在不同領域、不同表現方式,但是基本的感受與想法,透過肉體呈現出來的表現是一樣的,所以都可以合作。」

上野雄次透過花道,表現生存帶來的美感。陳立凱/攝影
上野雄次透過花道,表現生存帶來的美感。陳立凱/攝影
帶給觀者觸動內心的感動,才是「有趣的材料」。陳立凱/攝影
帶給觀者觸動內心的感動,才是「有趣的材料」。陳立凱/攝影
上野雄次插花時思考的是「如何插得有趣、好玩」。陳立凱/攝影
上野雄次插花時思考的是「如何插得有趣、好玩」。陳立凱/攝影
上野雄次透過花道,表現生存帶來的美感。摘自<a href='https://www.instagram.com/ug_ueno/' target=上野雄次IG(上野雄次提供)">
上野雄次透過花道,表現生存帶來的美感。摘自上野雄次IG(上野雄次提供)

沒有學花的話「我大概是個罪犯吧」

自由、隨性或許是上野雄次最鮮明的花道風格,教學時亦如此。不只重視植物的個體特色,插花者的個人感受也同樣重要,「15年前我就在想,能不能開一個教室,是協助學生呈現個人插花的想法與感受的?這15年來我一直都是如此教學。」在「小慢」,我們看到來上課的學生,挑選各自喜歡的花材,利用空間一隅插出截然不同的作品,過程中上野雄次都不曾干涉,直到最後才稍做調整,讓作品呈現出最美好的姿態。

「我有兩個目標,最優先是當一個透過插花帶來感動的表現者,第二個目標是,將我學到的東西教給其他對插花有興趣的人,在尊重每一個人的同時,能分享我的經驗。」

回顧過去30多年插花生涯,上野雄次內心充滿感恩。
回顧過去30多年插花生涯,上野雄次內心充滿感恩。

回顧過去30多年插花生涯,上野雄次內心充滿感恩,發自內心感慨:「開始插花之前,我是非常自私、自我感覺良好,任性的人。沒有學花的話,因為身邊都是不如意的事情,所以滿肚子都是憤怒、叛逆,搞不好最後會犯罪也說不定。開始插花之後,收花材、學習花器、季節、環境,要學的東西太多了,根本沒有時間自我膨脹。懂得感恩讓我回到一個正常人的狀態,明白所有的事情不是靠一個人的力量,甚至不是只靠人類的力量完成的。」

${DESC_40}$

採訪/錢欽青、王惠琳 撰稿/王惠琳 攝影/陳立凱、上野雄次提供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