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至今無人知曉
回顧台灣這些未解離奇懸案

真相太敏感、離奇失蹤、驚悚命案...台灣重大懸案一次看

八德鄉滅門血案

1956年12月12日,桃園縣八德鄉的葉姓一家五人遭殺害。圖取自網路照片
1956年12月12日,桃園縣八德鄉的葉姓一家五人遭殺害。圖取自網路照片

時間背景:1956年

事件始末:

1956年12月12日,桃園縣八德鄉(今桃園市八德區)的葉姓一家五人遭殺害,苦主葉震因公外出而逃過一劫。警方逮捕嫌犯穆萬森、秦同餘等人,其中秦同餘因過度刑求死於刑警總隊,穆萬森獲得平反,卻因其他殺人罪被判死刑。

此案發生於毛人鳳將軍去世隔天,而葉震正是當年戴笠的軍統局會計組組長,據說戴笠死後,葉震私吞「戴笠寄放的款項」,使戴家生計陷入困窘,一些忠於戴笠的特務人員看不過去,一心想要報復,但又因葉震有靠山毛人鳳,遲遲無法下手,直到毛人鳳心臟病猝亡的隔天,才進行殺戮,葉震卻外出逃過一劫。

八德鄉滅門血案是軍統執行家法的一次過程,「甲級流氓」穆萬森等人只是警方迫於破案壓力下的代罪羔羊。由於此血案牽涉到特務人員,故至今仍為懸案。

林宅血案

專案小組在林宅大門口查證,看證人是否可看清門內男子手中的凶刀。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林宅血案發生時備受注目的外國學者家博(中)。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因參與美麗島事件被捕入獄的林義雄,在假釋出獄隔天,前往殯儀館悼祭亡母和女兒。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林宅血案唯一的倖存者,前省議員林義雄(右)的長女林奐均(中)。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時間背景:1980年

事件始末:

1980年2月20日,臺灣省議會議員林義雄因美麗島事件而被以叛亂罪起訴,並拘禁於景美軍法看守所候審,因美麗島事件,中華民國政府史無前例公開軍事審判過程。

2月28日,軍事法庭第一次開調查庭,妻子方素敏連續打3次電話回家無人接聽,於是拜託林義雄秘書田秋堇回住處,回到林家後發現長女林奐均被刺傷趴在床上,便馬上打電話叫救護車,但卻找不到林義雄的母親游阿妹及7歲雙胞胎女兒林亮均、林亭均,要往地下室尋找時卻發現電燈壞了。救護車抵達後,林濁水和康寧祥也趕到,於是他們摸黑到地下室,在樓梯找到林義雄母親,直到警方找水電工修理電燈後才找到已無氣息的雙胞胎。

案發後命案現場經勘查,採得可疑指紋12枚,當時比對出10枚,均為死者及林家親友所有,餘2枚指紋未比對出相符者,其中1枚事後經比對為案發後現場鑑識人員所留;自死者身上採集血液樣本9處,經血型比對,均與死者血型相符,由於當時警方尚無DNA檢驗技術,因此未發現兇嫌遺留血點。

案發後,當時媒體影射曾任林義雄競選幹部的游錫堃涉案,游錫堃被二十幾次約談,因其當天都在公司上班,不在場證據相當充分。於是專案小組把兇手指向案發之前曾到林家拜訪的美國籍友人、哥倫比亞大學教授家博(Bruce Jacobs),然警方搜索家博住處並未發現涉案事證,偵訊過程亦無進展,最後於同年5月間離臺,最終沒有任何游錫堃或家博涉案的證據。

9歲長女林奐均重傷、經救治後生還;林義雄妻子方素敏則因探監而倖免於難,此案成為震驚社會的「林宅血案」,至今仍無法破案。

林義雄入獄後,妻子方素敏與女兒林奐均因面臨生活困境打算將凶宅出租或出售;臺灣基督長老教會基督徒及海外基督徒籌款780萬買下凶宅建立教會,即現今的「臺灣基督長老教會義光教會」。每年2月28日,臺灣基督長老教會都會在義光教會舉行追思禮拜,隨後專車前往宜蘭林家墓園舉行追思活動。

林奐均之後前往美國讀書,並與傳教士印主烈(Joel Linton)結婚,成為一位音樂家,目前一家七口定居台灣。

延伸閱讀▶
林宅血案調查報告:家博涉案可能性不高
促轉會公布林宅血案三大發現:威權當局嫌疑不容排除
2大懸案都搞丟錄音帶!情治單位這樣解釋合理嗎
5大冷案...活辦 林宅血案、彭婉如命案 線索再看一次

陳文成案

美國卡內基美隆大學統計系助理教授陳文成全家。圖取自陳文成基金會
美國卡內基美隆大學統計系助理教授陳文成全家。圖取自陳文成基金會

時間背景:1981年

事件始末:

1981年5月20日,美國卡內基美隆大學統計系助理教授陳文成全家由美國返臺探親,入境台灣後立即遭警備總部調查人員的跟蹤監視,警總透過各種管道對陳文成進行調查,同時延遲離境許可。

7月1日,陳文成和弟弟陳文華去境管局打聽出境證的事,但得不到答覆。7月2日,陳文成被三名警備總部人員以曾金錢贊助美麗島雜誌社為由,帶走約談,從此失去聯絡。隔日清晨,被人發現陳屍於台灣大學研究圖書館後方的草坪水溝。

陳文成被發現時,皮帶扣在胸前的襯衫外面,雙腳襪子不見,右腳鞋子掉落,鞋子裡塞有一張一百元「腳尾錢」。檢察官與法醫到現場相驗,初步結果是,陳文成右後背的肋骨已折斷,似乎生前「遭受重擊」。

案發之後數日,鄧維祥教授出面做證表示,7月2日晚上,陳文成深夜去他家拜訪,聊天吃消夜,離開時並沒有顯露出輕生厭世之意,也沒說要去哪裡。但陳文成妻子和家人都不相信鄧維祥的說詞,且解剖屍體後胃裏並沒有食物。

外界對死因高度存疑,檢警查辦作成自殺或意外身亡都有可能的結論,陳文成的家人與朋友則指控是遭到政府謀殺,到臺灣參與驗屍的美國法醫生理學家及卡內基美隆大學教授,認為這是一起他殺案件,真相至今未明,為改變臺灣歷史的重大事件之一。

自殺,不能解決難題;求助,才是最好的路。求救請打1995 ( 要救救我 )

延伸閱讀▶
陳文成「彩虹資料」首曝光 被約談原因跟施明德有關
陳文成案檔案50年後才能閱覽 錄音帶仍下落不明
促轉會公布陳文成案最新調查 指警總涉有嫌疑
失落環節太多 陳文成案「促轉」不出真相
2大懸案都搞丟錄音帶!情治單位這樣解釋合理嗎

拉法葉艦案(尹清楓命案)

尹清楓離奇死亡,國防部長下令徹查。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刑事警察局正式參與尹清楓命案的偵辦,前往東澳海邊尋找可能的棄屍地點。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負責偵辦尹清楓命案的專案小組,查訪命案可能的第一現場。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時間背景:1993年

事件始末:

1991年8月底,台、法簽訂拉法葉艦採購案合約。1993年5月,尹清楓調任海軍總部武獲室執行長,占少將缺,因有署名忠勇海軍軍官投書總統府控告海軍在拉法葉艦採購武器系統時,有總長劉和謙的親信兵器處長與通電處長等七個集團集體貪污,尹受命處理。

12月9日接到神秘電話,他趕赴內湖來來豆漿店,自此消失蹤影;隔天,蘇澳外海發現尹清楓浮屍,法國方面亦有六個與此案相關者因各種原因死亡。

尹清楓生前執行二代艦採購業務,包含拉法葉艦在內的4件艦艇軍購案總預算達1152億元。案發後,海總宣布尹是自殺;然而隨著家屬抗議及媒體開始關注,加上死亡過程充滿疑點,其死後當時政府的許多採購問題與弊端亦陸續曝光,他的死民眾普遍相信與軍購利益相關,此案迄今仍未偵破。

自殺,不能解決難題;求助,才是最好的路。求救請打1995 ( 要救救我 )

延伸閱讀▶
拉法葉艦回扣沒收案 檢辯攻防是否違憲

劉邦友血案

劉邦友命案,8人死亡,震驚全國,至今懸而未破。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劉邦友血案後,專案小組持續在現場偵查。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偵辦劉邦友命案的專案小組,調查嫌犯的轎車。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劉邦友血案的唯一倖存者鄧文昌(坐輪椅者)。中央社

時間背景:1996年

事件始末:

1996年11月21日清晨,兩名歹徒潛入當時桃園縣長劉邦友官邸,在兩坪不到的大門旁警衛室內,以近乎行刑式方式,槍擊劉邦友等九人頭部,造成八死一傷,僅有在警衛室的前縣議員鄧文昌逃過一劫,但因腦部受嚴重槍傷,對案發時的記憶喪失殆盡,對偵破全案幫助有限。

當日清晨6點多,外傭Judy走到門口拿報紙,瞄到一名男子坐在警衛室,但沒特別注意,隨後就回到房子內和幫傭劉如梅準備早餐。7點10分,司機劉邦明來到官邸接縣長劉邦友上班;7點35分,機要祕書徐春國提著雞湯走進官邸;8點,劉邦友梳洗完畢走下樓,這是Judy見到他的最後一面。三分鐘後,兩名縣議員鄧文昌、莊順興走進官邸;鄧文昌秘書梁美嬌則是在車上休息,接著官邸警衛劉邦亮和劉明吉兩人交接。另外衛生局技正張桃妹也在這一天,到官邸拜訪縣長夫人。

發生兇案時間約為上午八點,當警方抵達現場時,九個人被集中在兩坪不到的警衛室裡,倒臥在地板上,所有人頭部中槍。其中,唯獨躺在桌腳邊的鄧文昌微微抽搐,還有生命跡象。

兩名穿著雨衣的歹徒一出大門後,便立即坐上縣議員莊順興的座車,其中一名男子開車、另一人在後座狹持梁美嬌把車子開往虎頭山下車,釋放後逃逸。梁美嬌在被兩名歹徒開車狹持至虎頭山時,指稱兩人都戴著外科手術用手套及口罩;鄧文昌卻指出,兩名歹徒不僅未戴手套也未戴口罩。對於兇手是否有戴手套,專案人員認為,專案人員在命案現場蒐集到了11枚指紋,可確定非在場之死者所有,所以這些跡證都是兇手所留下,至於梁美嬌所指,專案人員認為兇手極欲脫離現場,但怕在出門後被人認出,才穿戴雨衣、口罩及手套。

血案發生後,檢警指出,趕抵現場的警方與救護人員發現鄧文昌與其他8名死者倒臥警衛室血泊當中,其中鄧文昌就是最靠近門口者。鑑識人員到場時,犯罪現場因急救人員急於搶救被害人而遭破壞,而唯一的倖存者鄧文昌,因腦部嚴重受創、記憶受損,未能作證;另外一位目擊者菲傭Judy曾目擊二位兇手曾提了一個手提包並被警方視為重要人證。

此案造成八死一重傷,死者包括縣長劉邦友、桃園縣政府機要祕書徐春國、縣長司機劉邦明、縣長官邸警衛劉明吉、縣長官邸警衛劉邦亮、縣長官邸幫傭劉如梅、桃園縣議員莊順興、桃園縣政府衛生局技正張桃妹,此案成為台灣地方自治史上第一位於任內遇害的縣市首長。此外,劉邦友血案未能偵破,與忽略犯罪現場保存之重要性有很大關係。

延伸閱讀▶
劉邦友血案追凶24年 2枚關鍵指紋是破案最後曙光
搶救傷患破壞現場 劉邦友血案失了破案先機

彭婉如命案

彭婉如命案至今未解。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尖美飯店的錄影機錄下彭婉如離開飯店大廳的鏡頭。圖/翻攝資料畫面
受到民進黨婦女部主任彭婉如命案影響,警方全面加強夜間計程車臨檢。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彭婉如命案專案小組鑑識人員切割沾有血跡的鐵皮送請化驗的畫面。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時間背景:1996年

事件始末:

1996年11月30日,時任民進黨婦女部主任的彭婉如,南下高雄參加民進黨臨時全國黨代表大會,當晚搭車離開尖美大飯店,準備回到下榻的圓山飯店,卻因此失蹤,當時目送她上車的國大代表唐碧娥,成為最後一個目擊者。隔日,民進黨全代會開始半小時後,彭婉如仍未出現,因此黨員迅速聯絡黨部並報案。

12月3日,彭婉如被發現陳屍高雄鳥松某工廠附近,全身赤裸受多處刀傷,有被性侵跡象,從傷口發現,幾乎全集中在背部左右肩胛骨,且刀傷的斜度幾乎一致,加上手上有掙扎的痕跡,代表曾有抵抗,因此懷疑被棄屍地點應是第二現場,而兇器應該是水果刀及不明鈍器。

12月4日,檢警採集到除了有檳榔渣、菸蒂外,還有不完整血掌紋和部分不完整的指紋,另外在屏東東港大橋下,發現被歹徒用塑膠袋包住的名片和皮夾為彭婉如的遺物。指紋結果比對資料庫沒有吻合者,針對役男服役的指紋建檔也無吻合,因此懷疑兇手沒有當過兵也沒有計程車駕照。

12月10日,警方調查案發周遭監視器,發現在尖美飯店旁的美容院門口監視器,發現有一輛舊型「福特天王星」計程車,經玻璃折射,投射在飯店附近店家玻璃上,因此鎖定天王星計程車調查,由於當晚彭婉如招手時附近並無公車站,警方研判彭婉如應是搭乘計程車,並鑑定車款為第二代福特天王星,雖鎖定計程車司機為嫌犯,但因監視器影像模糊,除第一個英文是「Y」以外無法辨認車號,且當時DNA鑑識技術尚未成熟。

1997年3月20日經計程車型號及車牌鎖定還原,終於拼湊出可能的車牌號碼,沒想到此輛車竟是贓車,在命案發生前1天被偷,且3天後就被發現自撞高屏大橋,疑似偷車賊慘死在車中,遺體已被火化,而此輛車也很快被報廢,無法再進行比對,成為懸案。

延伸閱讀▶
為何23年破不了?彭婉如命案 輸在鑑識起跑點...

花蓮五子命案

檢方發現疑似花蓮五子命案兇嫌夫妻的兩具白骨,根據DNA鑑定確認2具白骨就是劉志勤夫妻。圖/聯合影音網
鑑識人員準備進入封鎖現場。記者徐庭揚/攝影
鑑識人員備齊採證工具,準備再次進入發現白骨的現場。記者徐庭揚/攝影
發生花蓮五子命案的這棟凶宅陸續傳出靈異事件。圖/聯合影音網

時間背景:2006年

事件始末:

2006年9月8日,花蓮縣警方接獲報案,指出花蓮縣吉安鄉一棟民宅發出詭異的惡臭;警方破門而入後,發現屋內共有五個孩子陳屍於浴室,手腳被鐵絲綑綁,這五人的父母劉志勤夫婦卻就此失蹤。

檢警在劉宅一樓客廳書桌發現兩張求救字條,以白紙和千元紙鈔上寫著,「25號 遇綁控制中.孩子危急.請速報警.SOS」、「258巷25號 遭綁控制 危急 請快報警」,因此推定5人是遭殺害,根據鄰居及其他關係人描述,劉志勤在外有超過千萬元負債,且孩子的受害日又是在開學日前,因此檢警研判,應是家中經濟問題,以致其無力繼續撫育五名子女所致。

2015年6月,劉志勤夫婦的屍骨被發現陳屍荒山,警方懷疑畏罪輕生。

延伸閱讀▶
花蓮疑似五子命案雙親白骨 今再鑑識
花蓮五子命案 疑發現雙親白骨
花蓮五子命案父母 確認服毒身亡
花蓮五子命案凶宅 多年傳說不斷

彰化焚化爐案(洪若潭命案)

洪若潭命案住宅。 記者林敬家/攝影
洪若潭命案住宅後方還留有舊時的鞦韆。 記者林敬家/攝影

時間背景:2001年

事件始末:

2001年9月5日,眾源企業公司負責人洪若潭與妻子姚寶月,陳屍在自家的小型焚化爐。當天眾源公司總經理蘇泉錫因支票到期,前往洪若潭住處詢問處理方式,卻發現茶几、神桌及房間內有三封遺書留給妹妹洪玉燕,於是向彰化縣警方報案。警方在小型花園內發現焚化爐下方有二雙拖鞋,焚化爐旁則有一具研磨機,焚化爐內有兩瓶裝著不明液體的玻璃瓶及兩具燒焦骨骸,並在研磨機內發現一塊疑似人骨及不明粉末,懷疑洪若潭夫婦於9月4日死亡。

洪若潭夫婦在遺書中宣稱已讓子女「先走一步」,將骨灰撒入海中,之後警方在洪若潭汽車腳踏板,採集到海砂及碎石子,但警方始終找不到洪家三名子女的遺體。

警方在洪若潭住處未發現任何血跡及藥物,因此在法律上並不排除三名子女尚未喪命,但偵辦人員,都不相信三名子女尚在人世。最終以洪若潭夫婦兩人自殺、三名子女失蹤滿七年宣告死亡結案。

自殺,不能解決難題;求助,才是最好的路。求救請打1995 ( 要救救我 )

延伸閱讀▶
這凶宅曾焚屍滅跡、3具屍骸失蹤 新主人邀你烤肉...敢來嗎?

彰化母女電梯失蹤案

一對母女在電梯中脫下外套及拖鞋,到11樓走出電梯後從此消失。圖取自網路照片
一對母女在電梯中脫下外套及拖鞋,到11樓走出電梯後從此消失。圖取自網路照片

時間背景:2008年

事件始末:

2008年1月20日,彰化一名37歲的劉姓婦人遭丈夫家暴後,負氣帶著年僅4歲的女兒到一棟離家7公里的財經大樓,並向管理員表示要找朋友,便帶著女兒搭電梯到11樓。根據監視器顯示,劉姓婦人進入電梯後脫下自己和女兒的外套,再把拖鞋脫掉棄置角落,電梯一路上升都沒有別人進入,到11樓後母女走出電梯,再也沒走出大樓。

警方懷疑婦人的行為與「尋短前脫鞋」吻合,於是與保全打開頂樓陽台的大樓蓄水塔、配電室機房搜尋,再沿樓梯往下逐樓尋找,包括大樓四周小巷弄也都找遍,就是看不到與母女有關的任何物品和蹤跡,且大樓不存在劉姓婦人的朋友,監視器畫面也無母女搭電梯下樓或從大樓離去。管理員指出,管理室就設在大樓唯一的入口處,監視器設在入口處上方,任何人經過都躲不過監視器,除非有人開車載母女離去。

因此,這對母女的行蹤成了謎團,至今仍未有所斬獲。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