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時我結婚,是希望讓媽媽對我無話可說。」

1960世代,台灣的經濟正在起飛,女性開始有機會受教育,培養獨立思考能力,但在這個兩性平權剛萌芽的時代,女性突然從封閉走向開放,對60世代的女性來說,有一半的靈魂仍被舊社會給卡住,總在做自己與社會對於完美女性的定義中拉扯。

從電視圈轉戰網路直播、節目主持,走過婚姻、事業低潮、網路霸凌的唐綺陽,分享如何卸下那些社會對於完美女性的期待、父母的情感牽絆等,成為完整的自己。


28歲結婚時,其實我是為了滿足父母親的要求去結的。

因為當時的我無法證明,我一個人可以過得比結婚還要好,也許多年後就會知道了,但當時的我不會知道,然後我也很擔心,萬一我真的單身以後,過得很失敗怎麼辦,所以為了讓我媽媽對我無話可說,我就很悲憤的去結婚。

我的個性就是木星逆行以外,土星也逆行,我是願意負起這個責任,而且我會負責到底。

但是,一年不到,我覺得婚姻突然像一道緊箍咒,跟交往的時候完全不一樣,對我來說起了一個非常恐怖的作用,婚後就變成我必須,我義務,然後我可能還要被追問,什麼時候生小孩,我瞬間覺得那個壓力很大,完全再也不能夠自己決定,再也不能夠做自己了,我就不能接受了。

很快的一年之內就離婚了。


1960 兩性平權剛萌芽的世代

我應該說我自己覺醒的很快嗎?我作為一個60年代女性,我覺得我是很幸運的,那時候台灣的經濟正在起飛,父母親也經歷過比較窮困的日子,他們正想給孩子好日子過,所以我們是有機會唸書,得到了一個比較好的教育,當然就培養比較多獨立思考的能力,但是媽媽總是不放棄灌輸我傳統美德的觀念,也很積極地想要栽培我,那我跟媽媽的世代衝突也就必然會發生。

比如說,以前我們家第一台鋼琴就是買給我的,然後也幫我請了鋼琴老師,希望我德智體群美都兼備,這真的是一個很大的重視,我每次想到那台鋼琴,就覺得我不可以不孝順我的父母親,但是他們的很多價值觀又讓我覺得困惑,我想很多60年代家庭有鋼琴的,大概都是遭遇到和我一樣的經歷。

高中、大學那段時光,其實我是非常的痛苦,因為我轉不出來,我想對父母親負起責任,但是,我又覺得這一切都不對勁,痛苦了好久,大概是30、40歲的時候才走出這個迴圈。

我覺得,我們這60年代的女生,有一半的靈魂還是被舊社會給卡住,然後我們自己也很想要對舊社會的那些人、長輩們付起一點責任,所以多多少少有就會卡頓到自己,我們可能先滿足錯的,最後才終於從錯的當中走出來。


在事業裡找回自信

我覺得,女人因為性格的關係,先天就有很多枷鎖包在我們身上。我曾經也是一個很在乎別人評價的小女孩,我很低落的時候就是胖,我就不照鏡子。

即便我認同主流價值,我該瘦一點,我也拼命拼命的在瘦,但是原因是我不想惹麻煩,最好的方法就是讓你們不要太關注我專業以外的部分,就是我其他地方盡量不要奇怪,我會願意為此付出努力,減少你用異樣眼光看我的機率。

其實剛開始面對那些網路霸凌或是外貌歧視的留言,也會感到很沒自信,但是對我來說,追求事業就是一個療癒的過程,因為當我覺得要對抗外界,最好的方法就是拿出成績,而且這個過程是需要時間累積的。

就像每年的寫書,這18年裡,我從來沒有一年放棄,雖然每一年我都想說不要寫了,但每一年都不敢不寫,寫書的過程很痛苦,但其實我也很享受。

而在直播世界裡,粉絲的回饋是非常直接的,就是有一個數字在那邊,比收視率還準、還要殘酷,所以當我直播,人數還是一直是持續的,還是有一個熱度在,並沒有什麼雪崩式的下墜,就證明我的路線是對的。

我想要創造一個只有我能給的東西,這就是我的「專業」,我的「自信」。

唐綺陽分享如何卸下社會對於完美女性的期待,成為完整的自己。記者杜建重/攝影
唐綺陽分享如何卸下社會對於完美女性的期待,成為完整的自己。記者杜建重/攝影


卸下那些社會期待與情感牽絆 不再為別人而活

曾經是一個那麼的沒有自我,然後慢慢到現在,我覺得是像從泥堆裡面往上爬,一點一點的洗掉那些情感牽絆、情感勒索的種種牽絆,

不生對嗎,沒有婚姻對嗎?妳那麼會算,妳算的出來妳會胖嗎?妳算得出來妳為什麼瘦不下來嗎?這種東西妳都要一點一點的把他拿下來,然後拿到一個沒有覺得對不起他人的程度。

我覺得婚姻是一種選擇,妳絕對保有妳的選擇,沒有人規定說,一個女生一定要走進婚姻。

37、38歲的時候,我就告訴自己,趕快想清楚要不要生孩子,沒有婚姻也生嗎?還是一定要婚姻?

很多人都說,女兒會複製母親,我也在想,我若有一個孩子或婚姻後,我會不會也想控制她,我是不是都能安之若素,我沒有什麼很大的自信,我不確定,所以38歲那一年我就把這念頭放下了。

我也覺得,結個婚讓我去感受兩種,現在就是無怨無悔,沒有悔這件事,更沒有也許走進去也不錯的可能,我覺得滿好的,我都試過了。

當一個人沒有結婚,就敢於選擇當大齡剩女,我覺得這種人真的厲害,我可能還會被別人的眼光箝制走進婚姻,但你們不用,你們就做到了,這是很棒的,人類滅絕,不關我們的事。


當我對得起我自己,就是完整的我

我覺得我們60年代的女生就像「馬」一樣,連睡覺都站著,很累、很辛苦,但是卻可以很好看,可以活動不息、可以自由奔馳,是最瀟灑、最有個性的一群女性。

儘管我們擁有一直想影響我們的上一代,但我們是出生在冥王星、天王星在處女座的時代,我們也有自己的執著吧。

我也很清楚,我應該不會退休,我會盡量做到大家已經不需要我的那天,也許有一天,當我也落伍了,那很可能就是我要退休或者是我要獨處的時候。

我已經不太適應為另外一個人活的日子,我會是想要保有自我的人,我最後的選擇,就告訴大家這一點。

什麼是完整的女人,現在的我沒有婚姻、沒有小孩不完整嗎?

不會,我覺得是「人格」,生理的東西反而是其次,人格的完整才是最重要的,當我對得起我這個人,我有把我的聰明才智、我的性格不壓抑的好好發揮出來,這就是我認為完整的我,別人怎麼看都無所謂了。

身為女性,我想對自己和媽媽說,「妳辛苦了,那就多愛自己一點吧。」

延伸閱讀

我不是油麻菜籽命
我不是油麻菜籽命
查看全文
姐的時代  我自己定義
姐的時代 我自己定義
查看全文
大聯盟裁判的性別欄 我拚出來的
大聯盟裁判的性別欄 我拚出來的
查看全文
女性創業家才會遇到的那些事情
女性創業家才會遇到的那些事情
查看全文
妳想成為什麼樣的女生?
妳想成為什麼樣的女生?
查看全文
她們的故事
她們的故事
查看全文
統籌製作:許瑋琳、謝汶均
網頁設計:張心慈
動畫師:許藹雯、黃微庭
網頁製作:周融聖、林冠宇
影像:杜建重、林澔一、林伯東、余承翰、季相儒、聯合報系資料庫
監製:蕭衡倩、董谷音、林秀姿
2020.12.9
Top